当前位置:长生岛社会P2P往事 放贷的黄世仁与躲债的杨白劳 三观怎么就不正了
P2P往事 放贷的黄世仁与躲债的杨白劳 三观怎么就不正了
2022-07-10

其实也谈不上什么“往事”,黄世仁与杨白劳的故事不过是一出歌剧,它并不是真实发生的历史事件。但今天所要谈的是三观问题。

黄世仁与杨白劳的故事是这样的:杨白劳借了黄世仁的钱,我们现在叫P2P,然后杨白劳外出躲债,除夕之夜黄世仁上门讨债,杨白劳没钱还,黄世仁提出要杨的女儿抵债,杨白劳被迫盖了指模,然后愤而服毒自杀,女儿进了黄家之后,逃进深山,头发全白了。

我不明白在这个故事中,世人为什么一味指责黄世仁,而压倒性地对杨白劳给予同情。世人往往是单纯的,但同时也是容易受煽动的,在这件事上,其实有两个最基本的事实是必须要直接面对的:

第一个事实:黄世仁的钱是自己辛苦赚的,并不是抢杨白劳的;

第二个事实:黄世仁的钱是黄世仁自己的,杨白劳并没有份儿。

那些往黄世仁的背上踩一脚、然后无条件站到杨白劳一边的人,首先要醒醒、重新温习上述的两个基本事实,那么再看以下的分析,二人的是非权责,就十分清楚了。

大家要知道,首先杨白劳是主动找黄世仁借债的,并不是黄世仁强迫杨白劳借债的。没错,杨白劳是穷,可是杨白劳穷,关人家黄世仁什么事?人家黄世仁的钱是自己挣的钱,又不是抢他杨白劳的。对于杨白劳的贫穷,黄世仁有错吗?没有。对于杨白劳的贫穷,黄世仁有责任吗?没有。我们不能无视这些个最基本的事实。

同理,笔者很穷,我说是你的错,行吗?我说我之所以穷,你是有责任的,可以吗?如果你认为你对我的贫穷负有责任,那么请你在本文的下面打赏我一万元,因为我认为我的穷是你造成的,所以你的财产我也有一份,我均分你的财产是合情合理的,可以吗?

这是个什么道理?

很显然,你不会給我打赏一万元,为什么?因为你深深相信:你对笔者的贫困,并不负有任何的责任。说起来难听,但你心中的事实是相当清楚的:这个名叫冯学荣的人很穷,但是,这关我屁事,又不是我造成的。

道理似乎很懂,但是一进到戏院里看黄世仁和杨白劳的歌剧,在音乐和演员的煽动下,人往往立马就糊涂了,突然变成认为杨白劳的穷是黄世仁的责任,所以要拥护杨白劳、打倒黄世仁。

杨白劳为什么贫穷?原因很简单:社会工商业不发达、商品市场不繁荣,人的收入就低,可这能是黄世仁这个民间P2P从业者的过错吗?不是。很显然不是。

人为什么会认为黄世仁欠了杨白劳呢?

穷人的存在不是富人的过错,恰恰相反,穷人之所以存在,正是因为富人还不够多,一个社会的富人越多,穷人的处境就越好,因为财富并不是一块本来就存在的固定的饼,财富是一块由富人和穷人共同创造出来的饼,这块饼在理论上,它的尺寸是可以无限大的。将贫困归责于富人,是典型的找错病因。

还有,杨白劳在贫困的时候,黄世仁借钱給他,这是什么?这是救了他。试问,看官您敢借钱給一个贫困的人么?大家可知道?在旧社会,民间金融(P2P)是灾年的减压器,没错,黄世仁是干高利贷的,但是请您想想,如果没有高利贷,杨白劳会怎样?如果没有高利贷,杨白劳早就饿死了,根本就不会有后面的故事了。

不是吗?

是有高利贷好、还是没有高利贷好?道理是相当清晰的。

这还不算,三观最为不正的,还算是除夕那一幕,除夕那天,杨白劳竟然出门躲债。你没有看错,是躲债。

躲债!

看官,试问如果我借了你的钱,除夕那天我外出躲债了,你会怎么看待我这个人?

人品在哪里?

躲债有失光明磊落。这个是常识。只要是个正人君子,欠人家的钱没还,应该有惭愧之心,到了除夕,理应穿戴整齐,主动到债主家,给人拜个年,开诚布公,道个歉,并恳求债主给自己宽限。

而杨白劳并没有这样做,而是选择在这一天人间蒸发、外出躲债,而更离奇的是:观众竟然没有人发现这样有什么不妥,好像赖账和躲债都是天经地义的、而黄世仁收不回债款则是活该似的。

我经常听金融业人士说咱这片土地的社会信用度很差,银行一般不敢借钱给老百姓,其实这很正常,因为咱的老百姓是读黄世仁和杨白劳的故事长大的。在咱这里,诚信是傻子,躲债才叫光荣。

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